<form id="b39dl"></form>

<track id="b39dl"></track>

<form id="b39dl"><sub id="b39dl"></sub></form>

    <span id="b39dl"><dfn id="b39dl"><listing id="b39dl"></listing></dfn></span>

        <pre id="b39dl"></pre>
          <menuitem id="b39dl"></menuitem>
            <rp id="b39dl"><mark id="b39dl"></mark></rp>

          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一批重點監控藥品銷售大下滑!景峰醫藥、康恩貝、麗珠集團.....

          發布日期:2019-11-01 瀏覽次數:0

          來源: 新浪醫藥新聞 

          【前言】三個月過去了,受重點監控藥品目錄等政策影響,部分相關企業業績已經開始大幅度下滑,尤其是那些未及時調整產品經營比重的企業。隨著全國各地陸續落地這一政策,以及明年初將實施的新版醫保目錄調整方案,屆時對此類藥品銷售的沖擊更為猛烈。輔助用藥的命運顯而易見了。

          重點監控藥品銷售下滑

          品種單一企業業績堪憂

          今年7月1日,國家衛健委公布我國首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神經節苷脂、腦苷肌肽、鼠神經生長因子等20種藥品被納入監控名單。隨后各地方及時響應,開始制定本地區的重點監控目錄。多地方在國家版的重點監控藥品目錄基礎上都有增加,且增加的多為中藥。

          第一批國家重點健康合理用藥藥品目錄

          (化藥及生物制品)

          自該目錄公布至今已有四個月,8月份出臺的新版醫保目錄,調出品種里也基本覆蓋了重點監控藥品目錄。10月底,各大上市公司陸續公布了第三季度財報,從所涉及公司的財報中我們看到,上市公司受上述相關政策影響的藥品銷售額均呈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景峰醫藥第三季度營收10.33億元,同比減少30.76%,歸母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分別虧損1.43億元、2.31億元。報告指出,景峰醫藥營收下降主要是因為核心產品受輔助用藥和“4+7”影響。如2019年4月石家莊印發《開展醫療領域輔助用藥問題專項整治實施方案》,并公布了20個輔助用藥產品,包括參芎葡萄糖注射液在內。此前,參芎葡萄糖注射液銷售額連續六年突破十億元,但2018年銷售額減少8.63%至9.58億元。

          康恩貝丹參川芎嗪注射液銷量較上年同期下降8.94%,銷售收入同比下降6.22%;2019年第三季度康恩貝實現營業收入17.43億元,環比第二季度下降8.7%,主要系丹參川芎嗪注射液受上述有關政策影響銷售收入出現下降;剔除該產品影響,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4.22億元,環比第二季度增長2.33%。

          麗珠集團神經領域的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實現銷售收入人民幣307.10百萬元,同比下降14.62%;中藥制劑領域產品參芪扶正注射液(重點監控目錄的中藥注射液)實現銷售收入人民幣669.53百萬元,同比下降18.46%。

          在鼠神經生長因子被調出醫保目錄之時,麗珠集團發布公告稱,其鼠神經生長因子今年1~6月合計銷售收入約占公司2019年1~6月營業總收入的4.58%,對公司的經營狀況不構成重大影響。麗珠集團指出,自2017年下半年開始,公司的參芪扶正及鼠神經生長因子開始調整,同時參芪扶正及鼠神經生長因子的收入占比從原來的25%以上下降到目前的13.4%,減少對公司業績的影響。

          得益于產品線的及時調整以及近些年往生物藥方面的轉型,麗珠集團業績受相關政策的影響還算較小,不過對于那些產品線單一的企業來說就不那么樂觀了。

          如海特生物就沒有那么“淡定”了,其第三季度報告稱,受醫藥行業政策調整及市場環境影響,該公司主要產品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金路捷)的銷售較去年同期繼續下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海特生物方面提到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目前為其銷售收入的主要來源,本次被重點監控可能會對公司的銷售收入產生較大不利的影響。同時,公司也在開始業務調整和布局新的業務。(注:以上列舉為已公布三季報且有代表性的企業,僅供參考。)

          重點監控下,輔助用藥“轉身”

          新浪醫藥此前統計,本次被限制的20個品種所涉及的企業有172家之多,其中超過20家為上市公司,按2018年銷售額計算,合計市場規模475億元。涉及的企業有四環醫藥、復星醫藥、麗珠集團、昆藥集團、賽升藥業、步長制藥等。在重點監控藥品目錄、醫保目錄調整等政策下,不難預料,這些企業在相關品種上的業績將會在近一段時間內持續下滑。

          對于重點監控品種,近日青海省對待的方式頗受到業界關注,10月25日,青海省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采購網發布《青海省2019年藥品集中采購擬入圍結果公示》,集采品種主要包含重點監控藥品和基礎輸液。

          有4+7帶量采購在前,青海省此套集采方案很明顯是在借鑒4+7的經驗,不過對于要集采國家重點監控藥品,業內對此褒貶不一,主要矛盾點是有人認為管控重點監控藥品不是通過集采來降低其價格,而是應該限制其用量,因為放開它們的使用本身就比較敏感。而且對重點監控品種實施藥品集采,也未必能取得4+7那樣的降價效果。

          相比之下,浙江省舟山醫院將一批重點監控藥品調出采購目錄的經驗,則是把這類藥品進一步逼至絕路。該醫院官網日前發布的該市公立醫療機構聯合體藥品集中采購供應目錄中選和備選藥品及集中采購目錄清單剔除藥品公示中,10個被列入全市重點監控藥品目錄的產品,全部被剔除出了采購目錄。

          不管各地方對待重點監控藥品是溫柔一刀,還是迎頭重擊,這當中都可以看到,那些臨床療效不明確、每年消耗成百上千億醫保資金的輔助用藥正在被時代拋棄,嚴管臨床藥品使用,醫保目錄“騰籠換鳥”已成為主旋律。

          在國家版重點監控藥品目錄公布之際,新浪醫藥就此詢問過相關行業人士,正如某位大咖所說,國家衛健委明確是“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而不是指明某類藥品不能用,這是希望醫生用藥把握得更準確。國家版重點監控藥品目錄的出臺,未來醫院和醫生對某些藥品的使用會更警覺,用藥更準確,醫療服務質量亦會得到相應的提高,輔助用藥將回歸其原本的價值屬性,而不是藥企斂財的工具。

          獵才二維碼
          美女乳頭裸照